<button id="w3qyo"><acronym id="w3qyo"><u id="w3qyo"></u></acronym></button>
<dd id="w3qyo"></dd>

<dd id="w3qyo"><track id="w3qyo"></track></dd>
<rp id="w3qyo"><object id="w3qyo"></object></rp><tbody id="w3qyo"><center id="w3qyo"><noframes id="w3qyo"></noframes></center></tbody>

<rp id="w3qyo"></rp>
  • <nav id="w3qyo"></nav>

    1. <th id="w3qyo"><track id="w3qyo"><dl id="w3qyo"></dl></track></th>
      
      
      <th id="w3qyo"></th>
      <li id="w3qyo"></li>

      
      

      0373-8819799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新聞資訊News

      聯系我們

      電話:0373-8819799
      傳真:0373-8891888
      地址:長垣市南蒲區宏力大道南段富美龍首苑16號樓
      電子郵件:hnrhgcjs@163.com

      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從進化論的角度看建筑企業未來的組織形態

      發布時間: 2022-07-27 08:56:25

      從進化論的角度看建筑企業未來的組織形態

      原創 

      前段時間讀到王立銘老師所講述的進化論講義,筆者認為這對于建筑企業的組織進化頗有啟發。如果說進化論是地球上唯一可靠的成功學,那么動物界的組織演進形態,則可以為建筑企業的組織進化啟示成功的方向。

      什么樣的動物組織贏得了現在?

      從進化論的角度來說,什么樣的動物組織贏得了現在?這個問題幾乎可以同義轉換為“什么樣的動物類群最壯大、分布最廣泛且具備強大生存能力”。答案似乎昭然若揭,昆蟲穩坐地球動物類群頭把交椅。目前已知地球上的昆蟲超過100萬種,約占整個動物界的2/3,而我們人類所在的哺乳動物僅有5000多種,僅占整個動物界的不到0.5%,其個體數量更是完全無法與昆蟲相提并論。從生存繁衍的角度看,昆蟲們贏得了現在動物界的大多數席位和更大的生存空間,而贏得現在的動物組織也往往預示著贏得未來的企業組織。

      組織能力和適應能力方面,我們從未真正戰勝過昆蟲。雖然人類個體擁有較高智慧,但人類組織卻常常因為人性弱點、組織方式的問題、環境變化等陷入混亂和崩潰,而昆蟲們則憑借其種群之盛、勢力之強,使得人類對于成群結隊、難以戰勝的昆蟲們的恐懼刻入基因之中。因此我們很有必要虛下心來,向昆蟲們學習組織能力。

      在海量的昆蟲種群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種組織形式是螞蟻型組織。螞蟻作為地球上最古老的物種之一,已經在地球上生存了1億6千萬年,它們和恐龍幾乎是同一個時代的。而人類在地球上出現不過區區600萬年,還不及螞蟻們的一個零頭。不過要注意,這里所討論的螞蟻型組織并不單單指螞蟻的組織,指的是真社會性動物的組織方式,除了螞蟻還包括部分種類的蜜蜂、胡蜂、裸鼴形鼠等等,目前不管是軍隊還是現代企業都在嘗試學習它們的組織方式。

      為什么建筑企業需要向螞蟻型組織學習?

      中國建筑企業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的野蠻生長,先后大致經歷了海盜階段(野蠻靈活,快速出擊)、海軍陸戰隊階段(搶灘上岸,飽和供給)、正規軍階段(規范管理,講求效率),甚至有些管理成熟的大型建企已經在考慮向警察階段(維持秩序,區域深耕)轉型了。然而不管哪個階段的組織,哪怕是大型建筑企業,都需要適應外部環境的快速變化。

      我國大型建筑企業傳統組織的典型形態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一些大型國企,其縱向層次過多,從項目部至集團公司(總公司/股份公司)有4至5個層級甚至更多;另一種是設有大量項目經理部,總部主要依靠增加項目經理部提取管理費取得收益。兩種組織形態都有同質化競爭、資源配置分散、整體協同性不強、運營成本過高等問題,各自又表現為組織結構的縱向層級過多、橫向職能部門設置過細、決策權與生產經營脫節、人員匹配和組織建設落地困難、產業鏈無法高效協同等,特別是難以自我糾錯,缺乏其內在有效的協調機制。

      圖1 不同的企業組織形態各有優缺點

      螞蟻型組織則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以上問題。螞蟻型組織兼具上圖中直線型組織、職能型組織、矩陣型組織、網絡型組織的優勢,卻又在很大程度上規避了它們的劣勢。螞蟻型組織的合作方式是一種基于群體的、分布式的、自下而上形成的智能。螞蟻群體包括一個蟻后,一小群雄蟻和很多很多工蟻:蟻后是螞蟻窩的奠基人,體型最大,壽命最長,繁殖力也十分驚人,負責源源不斷地產卵,為螞蟻窩繁衍后代;雄蟻的主要任務就是和蟻后交配、貢獻精子,壽命一般只有幾天到幾周;工蟻的數量最多,但完全沒有繁殖能力,主要使命就是維持螞蟻窩的巢穴建造、食物來源、安全秩序等,協助蟻后孵育后代。而在工蟻內部,還有更細致的分工,有的筑巢,有的照顧卵和蟻后,有的外出采集食物,有的抵御外敵等等,而且在某個分工數量缺少時能得到及時補充。螞蟻組織最大的成功在于每位個體自發地維系整體運轉,幾乎沒有公私之分,雖然每個個體貢獻的力量看似微不足道,但是整體卻產生很大合力。

      為了更好地說明螞蟻型組織的本質,有必要說明網絡型組織和直線型組織的特點。網絡型組織就像大雁一樣,平時各找各的食物和水,合作時能做的事也十分簡單,就是在特定的場合聚集起來、步調一致地組成雁陣,完成遷徙行動。直線型組織及其升級版本職能型組織則發展出了發達的信息傳遞系統和高度的中樞智慧,但這種智慧依賴于大量個體彼此間的密切配合,也依賴于組織內其他中心化小團體的強力響應。就像人不能沒有大腦,直線型組織也不能沒有領導層。

      而對于螞蟻型組織來說,它們的工作方式是充分發揮單個個體的作用,讓“螞蟻們”直接感應環境變化,直面環境挑戰,獨立作出行為決策,即所謂“讓聽得到炮聲的人呼喚炮火”;同時,讓個體之間可以進行平等和局部的溝通,互相影響,所謂“讓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從生態圈層中來看,螞蟻型組織顯得特立獨行,雖然組織紀律性強,卻是基于戰略目標一致性和利益趨同性而構成的聯盟。它的穩定性和抗打擊能力十分出眾,其組織特點包括:去中心化,它有臨時的中心(如蟻后、找到食物的帶隊工蟻),但是并不形成集權或壟斷,而是為了特定項目形成的聯盟;靈活的適應性,生存底層追求不變,但是組織目標隨時調整,當市場需求或組織目標發生變化時立即變化;分享性,它抹平了傳統的等級分明的金字塔結構,鼓勵信息橫向傳遞與交流,使信息利用更加充分及時。


      建筑企業能向螞蟻型組織學習什么?

      正如達爾文的信徒所言:在劇烈變化的環境中,能夠生存下來的不是那些最強壯的,也不是那些最聰明的,而是那些最靈活的,最懂得適時變化的生物。螞蟻型組織的群體性、自主性、適應性無疑是許多現代建筑企業所缺少和羨慕的。筆者嘗試提煉二三,以求為建筑企業的組織進化拓寬思維,激發行動。

      1. 規劃愿景,融合利益

      螞蟻組織最厲害的一點就是通過集中共同的基因遺傳需要,構筑強有力的共同利益聯盟。數量占絕大多數的工蟻們放棄自身的繁殖權利,轉而照顧螞蟻窩和蟻后的行為,是建立在共同的利益基礎上的。對于單個工蟻來說,自私就是無私,利他也是利己。

      建筑企業也可以模仿螞蟻組織,建筑共同利益。對于共同利益,管理者以往關注更多的是保健因素,例如工資、同事關系和工作條件等,所以在這方面探索頗多。例如,股權激勵、崗位分紅、優化環境等都是在嘗試統合企業和員工的基礎利益差異。但是在90后、00后逐步進入建筑行業的今天,成就、贊賞、工作意義感、晉升發展等激勵因素層面的“共同利益”也變得越來越重要。

      尤其是在生存財富的需求得到基本滿足后,如何在人和人之間構建金錢之上的、更持久的利益共同體?它也許是關于未來世界的愿景,比如人類建筑和基礎設施的徹底數字化,元宇宙建筑城市的實現;也許是某種顛覆性的技術被實現,比如新型住宅的建造技術、火星移民建造家園的技術;也許是更大群體的共同利益,比如國家建筑行業的全面振興。

      2. 扁平管理,留縫生長

      建筑行業大企業病的一個典型表現就是,太過嚴密的組織具備了過強的保守性,這本來是為了保持穩定和提高效率,但是卻往往不能適應環境的各種意外和劇烈變化。在地球上生存了1億年的螞蟻組織給我們的啟示是:在嚴密和紀律的基礎上,主動給新的增長點留出空間。

      圖2 某大型建筑企業組織結構圖

      蟻后、雄蟻、工蟻等沒有層級之差,只有分工職責之別。螞蟻型組織在組織內部幾乎抹平了管理層級,破除了傳統組織中自上而下的垂直高聳結構,簡化了繁瑣的管理流程,以行事權力在一線為常態,讓組織內部的靈活性和流動性充分釋放,讓組織成員收獲更多的自主與發展空間。蟻群的分工清晰高效,除了共同基因利益保障,螞蟻型組織也通過各種精巧的“制度設計”確保這種嚴密分工的落地。比如,蟻后能分泌特定的化學物質,抑制其他螞蟻的性器官發育,從而保證一窩螞蟻當中只有一個能夠繁殖后代的蟻后。再如,兵蟻作為一種特殊的工蟻,也能夠抑制其他的工蟻變成兵蟻,但是一旦兵蟻數量變少又能及時得到補充。又如工蟻內部,一只工蟻具體是負責內勤還是外出尋找食物,也會有相當明確的原則,比如年輕螞蟻多數留在窩內工作,年長的才需要出去干活。這種簡單架構上的扁平管理和合理分工保證了螞蟻們的凝聚力和工作效率。

      然而與所有嚴密組織一樣,這種制度安排也會抹殺成長性,會把創新的可能性扼殺在萌芽狀態。只要老蟻后仍健在,別的螞蟻就很難擁有領導蟻群的機會;只要兵蟻的數量足夠,工蟻就不可能實現輪崗調崗。在變幻無常的地球上,一個紀律性太強、不允許新嘗試、新機會、新增長點的組織是沒有長久生命力的。而螞蟻型組織的做法則是設計出一絲縫隙,讓新的機會生長出來。例如,蟻后變得衰弱或死亡后,負責照顧后代的工蟻就會從受精卵里挑一只比較健康飽滿的定制化喂養,培養成新的蟻后,為螞蟻組織的穩定延續提供保障。再如每年特定季節的婚飛現象,為新蟻后的開宗立派提供了契機。正是靠這種辦法,螞蟻在嚴密的組織和紀律之上撕開微小的縫隙,創造全新的增長點,為環境變化儲備足夠的多樣性。以此為鏡,建筑企業同樣可以為內部團隊在新方向或新領域做出成績創造條件。

      3. 民主決策,群體智能

      蟻巢和蜂巢比很多人類的建筑要精巧完美。蟻巢內部結構之復雜令人嘆為觀止,主巢、副巢、眾多小室、通風孔和排水孔一應俱全,共同為其群居生活創造舒適的環境。蜜蜂們的獨特的六角柱狀體緊密拼接成的巢,具有重要建筑領域研究價值和數學價值。單個螞蟻或者蜜蜂的智力很低,但是螞蟻型組織卻能完成如此復雜的工程,它們到底做對了什么?

      它們的秘密就在于精妙的組織安排。一是所有螞蟻體內的年生物鐘明確了每年大致什么時間段要做什么事情;二是螞蟻個體之間通過分頭嘗試、民主決策的方式進行協作。以找食物為例,螞蟻組織不需要打開上帝視角幫自己做決斷,哪塊食物最大、最好吃,哪條路線最近、往返時間最短,那這條路上自然就會聚集更多的螞蟻,留下更多的化學信號,從而吸引越來越多的螞蟻加入;稍后幾條可能的路徑之間將誕生一個明顯的“勝利者”——它會被最高濃度的化學信號覆蓋,對螞蟻成員有最強的號召力。

      對于建筑企業來說,學習螞蟻型組織的群體智能至關重要,善于接受變化,樂于適應變化做出調整。市場在變化,需求在分化,而建筑企業的一線員工直接接觸客戶和市場,無論個人還是團隊,都會積累決策所需的信息和智慧。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建筑企業面對更加復雜、更加個性化的工程需求之時,需要能夠基于客戶價值,運用群體智能形成更加具有創造性的資源能力組合。

      4. 信息共享,高效賦能

      螞蟻型組織中更多的信息被共享。組織效率由內部轉向外部,組織更加需要解決的是整體效率,尤其是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組織外部效率。產業生態中的組織個體保留了各自的獨立性和自主性,依賴彼此之間對資源的獲取、分享以及使用能力,組織獲得了更好融入環境的方式。當組織可以擁有整體能力之時,可持續發展才更為可期。

      建筑行業管理者可以模仿螞蟻組織,由更多的管理約束轉變為更多的服務支持。組織要建立起橫向合作的文化,打破部門壁壘和身份陷阱,提倡更加充分地交流協作,從而提升整體競爭力。比如,是不是應該允許一些業務單元享有較高的自由度,獨立感知外部環境,發展新業務機會?是不是也應該允許個人之間、業務單元之間,自由形成小范圍的協作,嘗試各種新方向?

      建筑行業管理者可以參照螞蟻組織,有意識地創造機會,將這類組織推向更適合員工個人價值實現,更適合組織適應建筑行業環境,也更利于挖掘全新建筑行業機會的未來形態。這種去中心化的、強調自下而上的、協同合作的、充滿開放性的組織形態,可能就是未來建筑行業的生動寫照。

      5. 氣味相投,文化鑄魂

      在傳統的建筑企業里,價值觀往往來自上級或者領導的官方認定,并且自上而下貫徹。而對于未來的建筑企業,內部如何形成身份認同?如何形成企業凝聚力?是否應該允許不同的業務單元和員工,在保留獨特價值觀的同時為組織共創價值觀?這對于任何一個組織的生存和發展都是至關重要的。對于擁有大量獨立成員的螞蟻巢穴來說,如何擁有穩定的身份標簽,讓內部成員彼此熟悉,也能夠輕松識別外來者,是一個并不容易的任務。然而他們卻完成得很好。

      建筑企業的文化建設可以模仿螞蟻組織,形成組織“氣味”。簡而言之,螞蟻組織的策略是“共生”一個身份標志。每個螞蟻巢穴都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氣味,這種氣味并非由某個特定成員獨立生成,而是一鍋串味亂燉湯。這鍋湯里有來自每一位螞蟻成員合成并釋放的氣味分子,也有來自周圍環境如土壤、植物里的氣味分子。這種身份識別標簽由“共創”而來,反過來,也會賦予每一個長期浸潤在組織內部的螞蟻個體,讓它們彼此熟悉,也讓它們能夠敏銳地發現氣味不同的外來者。而且,既然這種共生而來的身份識別系統,并非由單一力量所決定,那它天然就擁有穩定傳承的特質。任何單個成員的加入和離開、環境的輕微變化,所有這些變化帶來的影響,都會被稀釋在這鍋串味的湯里,而不會劇烈地改變它的氣味。譬如中國交建的精品意識、墨脫精神和清華同衡的知識分子家國情懷就是其獨特的氣味。

      哪怕是同一大型建筑集團內部的不同實體子公司,只要面對不一樣的市場環境并且有一定的人員壁壘,那就會形成不同的子氣味。中建三局的“爭先”文化、中建八局的“鐵軍”文化、中建五局的“信和”文化,就是中建旗下不同工程局具有獨特氣味的串味亂燉湯。

      6. 改造環境,營造生態

      對于一家大型工程企業來說,主動參與產業鏈生態系統的建設,才能讓它持續擁有更多的生存機會,甚至于基業長青。螞蟻組織的實踐能給我們很大的啟發,不少螞蟻組織實際上躬身入局,參與了生態系統的構建。在地球上的一些蠻荒之地,螞蟻不僅自己繁衍壯大,而且還努力做好整個生態系統的奠基人,是協助其他物種繁盛的“基礎設施”。例如,螞蟻挖掘土壤、修筑巢穴的同時影響了土壤的疏密度,提升了雨水滲入與保存的幾率,螞蟻的建造、儲藏、排泄改變了土壤的化學性質,螞蟻也會幫助植物的種子擴散開來,有些螞蟻甚至會主動“飼養”真菌、“放養”蚜蟲。所有這些變化都能夠幫助其他植物、動物、微生物的生長繁衍,從而促進整個生態圈的繁榮,反過來也會為螞蟻們提供食物等生存條件。

      工程企業里,同樣能看到主動改善環境的案例。比如中建三局、中建八局等幾個領先的工程局,早在2013-2014年就已在系統化地布局EPC業務了,從制度體系完善、知識儲備、組織變革、團隊建設、資源動員、市場引導等方面進行大量的探索。這不僅是自身能力的提升,更是整個產業鏈生態環境的改善,完全可以看成是環境競爭的手段。相比之下,當一個項目投標機會來臨時,中建集團內部好幾家單位同時參與投標,彼此真刀真槍對陣,競爭鐵面無私,這主要體現了種內競爭——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而通過打造自有的工人隊伍、提高工人的技能和待遇,讓自己更多的工人買得起自己建造的房子,建筑企業收獲的將不只是素質和干勁最好的工人、廣泛的社會贊譽,更能改善中國的社會生態,讓自己成為中國整個社會生態的關鍵組成部分。


      新聞資訊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資質榮譽
      公司榮譽
      公司資質
      Copyright  2016-2018 版權所有 河南人和工程建設有限公司   電話:0373-8819799   傳真:0373-8891888   郵箱:hnrhgcjs@163.com   豫ICP備18036538號-1
      午夜快成播人免费网站_高清不卡一区二区播放_久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_校园 欧美 古典武侠 小说